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令公风范 >> 浏览文章
深度度解读千古完人郭子仪
日期:2018年12月15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俗话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而在中国历史上却有一个被称为“完人”的人,这个人就是唐朝中兴名将——郭子仪,他何以称为“完人”呢?
        完人初解 郭子仪,祖籍山西汾阳,中唐名将,即大众所熟知的“汾阳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评价郭子仪:“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者殆三十年,功盖天下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嫉,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这三句评语,古往今来多少文臣武将欲求其一而不可得,郭子仪做到的却远远不止这三点,史载郭子仪享年八十五岁善终。他生前所提拔的部下幕府中,有六十多人成为将相,出入朝堂,八子七婿,均贵显于当代。三千年来,历代国人梦寐以求的“五福”具全者,恐怕也惟有此公,故有史家称其为“千古完人”。在这里,先做一概述:
        一、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精髓的完美实践者:郭子仪戎马一生,直到今天,仍能清晰地看到“儒、道、兵、法”思想精髓,在这位“料敌如神”的伟大将军立身处世中所闪现的奇异光芒,如果说老子、孙子、孔子、孟子、荀子,韩非子这些圣人创立了“道、兵、儒、法”等影响中国两千五百多年历史的思想文化体系,那 么,郭子仪就是成功应用这四家思想的伟大实践家之一。
       道家:“郭子仪一生的作人处事,自然合乎“冲而用之或不盈”,“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等等道家养生处世原则。
        兵家:郭子仪戎马一生,战功卓著,兵家各种战略战术思想对于他来说真正达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至高境界。
        儒家:郭子仪立身处世,分寸得当,进退有据,无不契合儒家圣人的道德理想。
        法家:郭子仪为将,军纪严明,令行禁止,他既是一位严密的立法者,又是一位强悍的执法者。
         二、史家评说:郭子仪“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者殆三十年,功盖天下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嫉,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
        三、帝王评说:“虽吾之家国,实由卿再造”——唐肃宗
        “故太尉兼中书令、柱国、汾阳郡王、尚父子仪:天降人杰,生知王佐,训师如子,料敌若神。”——唐德宗
        四、郭子仪的一生“富贵寿考,繁衍安泰,哀荣终始,人道之盛,此无缺焉”——《新唐书》,可谓享尽人间五福:
         “长寿”是命不夭折而且福寿绵长,
         “富贵”是钱财富足而且地位尊贵,
         “康宁”是身体健康而且心灵安宁。
         “好德”是生性仁善而且宽厚宁静。
         “善终”是能预先知道自己的死期。临命终时,没有遭到横祸,身体少病痛,心里没有挂碍和烦恼,安详而且自在地离开人间。
         另有“子孙多”一说,是指子孙多,后继有人,而且成器。
        五、中华传统美德的集大成者:郭子仪一身担尽人间道德:仁、义、礼、智、信;忠、勇、诚、毅、严;公、能、勤、谨、明等等中华传统美德在他身上均有体现。
          有人说“时事造英雄”,是“安史之乱”成就了郭子仪,这话也不无道理,一个人的成功当然离不开外部环境,但只有自身的努力及应变能力和外部环境实现高度协调——也就是外因和内因共同起作用而且相得益彰——才是成功的不二法门,学者南怀谨先生以为:“郭子仪一生的作人处事,自然合乎“冲而用之或不盈”,“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的道家养生处世原则,最终成为“生前享有令名,死后成为历史上“富贵寿考”四字俱全的绝少数名臣之一”。下面看一看郭子仪到底“何德何能”,竟在乱世中成为“完人”。
         公忠体国 义薄云天 忠诚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品格,是一种非常难做到行为准则,所有的当权者、主政主事者无不希望自己的部属、朋友甚至一切跟自己打交道的人都能对自己忠诚,古今中外的故事中连猫狗马等动物的忠诚都会大书特书,可见忠诚这种品质在人世界的稀缺。
        郭子仪一生历经五朝,是四代帝王赖以卫国的擎天柱石,一直以忠义闻名,但知道,历史上不少名将不管是效忠一代还是几代,往往没有好下场,有的一代效忠不完便死,比如汉韩信、彭越,宋岳飞;有的效忠二代被杀,如秦蒙恬;有的效忠完上一代转为下一代时便相应由功臣转为权臣,结果仍是被后代帝王所杀,如清敖拜;另一种就是弑君篡位,走向忠义的反面,如隋杨坚。其中原由既有错综复杂的时代背景,又有纠缠不清私人恩怨,说到底,忠诚一个人或一个团体真的好难!郭子仪在唐玄宗时代便功勋卓著,到肃宗时代,这位曾跟他一起战斗过的帝王一次劳军时对他说:“国家再造,卿力也。”国家再造,这是多大的功劳呀!但郭子仪没有因功自伐因功自累,此后又经两代帝王,他仍屡建不世奇功,也仍对唐王朝忠心耿耿,直至病逝。应该说疑忌是人的天性,当权者尤为如此,在历史上常常看到这样的情况,如果臣下立的功劳太大,大到无法奖赏时,一般采用三种解决办法,一是弄走,远离权力中心;二是弄死,三是让位;一般情况下,让位大家都不愿意,那只能选择前两者,郭子仪“功盖天下而主不疑”其实只能说“主”最终为他的忠心打动而不疑,事实上他挟“不赏之功”,被“主”疑忌的程度并不逊于历史上任何功臣,只是他比别的功臣处理的好而已。
安禄山造反后,诏命郭子仪为卫尉卿、灵武郡太守、克朔方节度使,战功赫赫。在唐玄宗仓皇入蜀,皇太子李亨即唐肃宗在灵武即位后,郭子仪因功被拜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总节度使的职权。转战两年之后,郭子仪从帝子出任元帅的广平王李豫,统率番汉兵将十五万,收复长安。但在战乱还未平靖,到处尚需用兵靖乱的时候,唐肃宗恐怕郭子仪、李光弼等功劳太大,难以驾驭,便不立元帅,而派出太监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使来监军。
        半男不女的太监历来是长于祸国殃民短于才能德量,监军鱼朝恩怎能例外,但不管怎么说他却代表了朝廷(政府)和皇帝,对郭子仪处处加以阻挠,动辄掣肘,致使中央军虽众而无统一协调指挥。战场上,各个将领互相观望,进退失据,形势随即急转直下。不得已,皇帝又诏郭子仪为东畿山南东道河南诸道行营元帅,统一指挥。太监鱼朝恩非但不做批评与自我批评,却因此更加忌妒,回朝后添油加醋编派了郭子仪许多不是,因此又诏郭子仪交卸兵权,回归京师。郭子仪接到命令,不顾将士的反对,瞒过部下,独自溜走,奉命回京闲居,一点也没有怨尤的表示。
        接着,史思明再陷河洛,西戎又逼临首都,大家一着急,认为郭子仪有功于国家,现在大乱未靖,不应该让他闲居散地。肃宗借朝廷公议,又诏他为诸道兵马都统,后来又赐爵为汾阳王。可是这时候的唐肃宗已经病得快死了,一般臣子都无法见到。历经起落的郭子仪怕这位皇帝再生变故误事,便再三请求说:“老臣受命,将死于外,不见陛下,目不瞑。”因此才得引见于内寝,此时肃宗亲自对郭子仪说:河东的事,完全委托你了!
        人的一生未必都能螺旋式上升,但一定是波浪式前行,郭子仪本来以为可以不受疑忌放手大干了,可是肃宗死了,另一位和郭子仪并肩作战、收复两京的广平王李豫继位,即唐代宗。他听信近臣程元振的谗言,暗忌宿将功大难制,罢免了郭子仪的一切兵权职务,只派他为监督修造肃宗坟墓的山陵使而已。郭子仪一面尽力修筑好肃宗的陵寝——坟墓,一面把肃宗当时所赐给他的诏书敕命千余篇(当然包括机密不可外泄的文件),统统都缴还上去,代宗通过他老子这面镜子可能有所感悟,心生惭愧,自诏说:“朕不德,治大臣忧,朕甚自愧,自今公毋疑。”
        跟着,梁崇义窃据襄州,叛将仆固怀恩屯汾州,暗中约召回纥、吐蕃寇河西、践径州、犯奉天、武功。代宗也同他的祖父唐明皇一样,离京避难到陕州。生死存亡关头,又匆匆忙忙拜郭子仪为关内副元帅,坐镇咸阳。这个时候,郭子仪因罢官回京以后,平常所带的将士,都已离散,身边只有老部下数十个骑士。他一接到诏命,只好临时凑合出发,藉民兵来补充队伍,一路南下,收集逃兵败将,加以整编,到了武关,又收编驻关防的部队,凑了几千人。后遇旧日部将张知节来迎,才在洛南扩大阅兵,屯于商丘,军威由此大震。但这支临时凑起的军队显然不足以与回纥、吐蕃联军抗衡,于是郭子仪单骑说服回纥,一夜击溃吐蕃,再次收复两京。
        郭子仪久在军中,威德树于内,声望播于外,麾下骄兵悍将对他既服且敬,当他们得知正在为王朝的安危殚精竭虑浴血奋战的主帅无端遭到朝廷猜忌,即将身临不测时,自然会义愤填膺,坚决不让他犯险。千古以来,名利和权势最难让人坦然取舍,此时的郭子仪一念之间激出兵变也不在话下,但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当这些不公降在自己头上时,他象早有准备,不怨不忧,不嗔不怒,不顾自己的面子,也不给部下面子,立马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即悄然卸职离去,当时他是怎么想的,可以有各种推测,但无论如何,他这一走正显高人风范,这种气度,这种胸襟,这种洒脱,这种超然,这种自信,这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以天下大义为重的圣人行径和情怀,千年之下,仍让人神往让人追思不已。
        有个与郭子仪遭遇情形类似但结果却迥异的例子,即熟知的抗金名将岳飞之死,以现代的眼光看来,岳飞对宋王朝的忠心恐怕并不在郭子仪之下,所报效的君主昏聩且为群小包围,更不在郭子仪之下,但他们在处理朝廷的诏命时却有些差别:岳飞在领到第一道班师诏后,以战事利己不利敌等缘由,折辩不宜班师,希望继续打下去,隔了数日,朝廷一着急一日连发十二道班师金牌,至此岳飞才不得已奉诏,在班师途中,仍然不断接到诏命,令他独自回朝,岳飞一路犹疑,终以“莫须有”罪名被杀,时年39岁,岳飞没有及时奉诏,虽不是被杀的主要原因,但也与之有相当关系。试想一个手握重兵能力超强而又深得民心的部下,突然不听上级领导的话了,不管用什么理由解释都恐怕难以消除上级领导疑忌,再加上领导身边的“小坏蛋”们适时煽风点火,这种疑忌不免要爆发,岳飞的死,秦桧不敢说是因皇帝疑忌,当然也不好意思说是因他们疑忌,只好以“莫须有”三字搪塞。古往今来,人与人之间关系大抵是因疑忌而萌生隔阂,因隔阂而催生偏见,因偏见而产生误会,因误会而枝生冲突,冲突之下后果往往令人难以预料,岳飞因遭朝廷疑忌而被杀,宋王朝因杀岳飞而千里河山沦陷,而王朝的千里河山沦陷却直接导致百姓家破人亡遗民泪尽胡尘,可见疑忌的后果何其可怕,但疑忌却是人的天性,而历来当权者主政者似乎尤其好这一口,也自有情非得已之处,比如帝王,虽富有四海,抚有万民,但手操生杀大权,掌控予夺机便,令人既敬且畏,既羡且妒,在众目所视众手所指众心所觊下,焉能不惧不戒?类推下来,几乎人人都有疑忌的理由,所以人世界善意、真诚、适当的沟通和交流是何等重要。在这一点上,郭子仪要比常人高明很多,他出生高干家庭,早年出错差点被杀,安史之乱暴发时已是花甲老人,家庭教育和多年的宦海历练使他积累了丰富的人生经验和做官经验,他深谙人性,勘破世情,却对种种悖情逆理的可恶人性世情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真挚同情和深刻理解,他深知帝王的刻忌寡恩本性,也深知小人的破坏力量,更深知自己的生死对天下安危的重要性,所以他每每选择无怨的急流勇退以苟活乱世,他向世人表明忠诚王朝实因天下大义,所以他绝不做忠诚的屈死鬼,因而也绝不能给疑忌制造理由和机会,所以他“朝闻命、夕引道”,绝不等待朝廷再发十二道金牌催促,便急着跑回去向朝廷展示“我是忠心的,我是听话的”。
         郭子仪这种公忠体国义薄云天的超凡品格,让唐朝的几代皇帝对他欲忌不能欲罢不能,屡屡委以重任,屡屡授以厚禄,屡屡让他建立奇功。对郭子仪来说,这种品格成为他力挽狂澜的基石,号令天下的旗帜,成为他跻身舞台一展身手的通行证,成为他彪炳千秋令人景仰的墓志铭。(待续)
                  郭世科转自微群


编辑:admin